铣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铣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易博士杨洪千元电子书难担万元版税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20:20:06 阅读: 来源:铣床厂家

初秋,广州科学城的办公室里,一幅“易博士掌握天下”的清新题字如春叶般映入眼帘。杨洪端坐在题字下,浅浅地笑,自信但不高调。

早在几年前,就有人预测:“ 10年20年后,使用电子阅读器的人会超过7000万。”

如今看来,这不是一个臆想。

2010年包括盛大、惠普、戴尔、联想、华为、长城等在内的近100个品牌都将正式推出自己的电子阅读器产品。

当百余品牌如初生婴儿般稚嫩时,杨洪的易博士电子书品牌已走过近10个年头。作为广州金蟾软件董事长、华茂易博士总裁的杨洪,他从不刻意提起自己是中国电子阅读器的先驱,也鲜少提及企业利润抑或营销手段,杨洪最关心的,是整个产业健康有序地发展。

“产业没有规则,就走不远。”杨洪善于从企业的实践经验中提取精华,并喜于将他的版权理论、数字内容定价机制等思想在业内传播。

为省6万元代理电子书进入电子书行业,于杨洪而言,是一个意外。

2002年圣诞节,父亲即将过生日,杨洪正为给父亲送什么礼物而发愁,朋友提议可送其电子书,杨洪认可了提议,并一口气置下10部翰林电子阅读器,准备将剩余9部作为新年礼物赠人。

令杨洪意想不到的是,9部电子书被瞬间一抢而空。他好奇地端详剩下的最后一部。“当时看完后,觉得很不错。想多购置几部送礼,但2000多元的价格偏贵。”杨洪笑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省6万元他成了翰林电子书的代理商,“当时如果成为代理商,拿货100台,每台可便宜600元。”

杨洪购置的100台阅读器中,用于送礼的不足30台,其余则全部销售一空。彼时,广东省代理翰林电子书包括杨洪在内,共有三人。“要做就要做独家代理。”谦和的杨洪,骨子里仍透着几分霸气。

“你要独家代理可以,但条件是必须保证每月在省内销售500台。”南开津科翰林电子阅读器的董事长李庆诚对杨洪说。

实诚的杨洪并没有为拿下独家代理权夸海口,而是将“做不了”的实情告诉李总。翰林电子阅读器自发售以来,全国总销量不过2000台,要在广东省每月销售500台,简直是一个惊人的任务。

杨洪随即提出了一个方案,即首提500台,以后根据销售实际情况补货。李总迟疑数小时,最后以一句 “全部同意你的条件”,让杨洪获得了广东省翰林电子阅读器的独家代理权。

杨洪就此真正涉足电子书行业。

赌气走上自主品牌路2001年,杨洪重组注册成立的金蟾软件和语言科技两家公司,将电子阅读器作为公司的主营业务。杨洪开始以“易博士翰林”的合作品牌包销翰林S6型号电子阅读器。

“易博士翰林”的火爆销售让翰林感到了威胁,害怕自己一手培养了竞争对手。翰林随即提高了杨洪的包销价格,每台涨幅80元。这意味着杨洪每年3万台的包销量,需多投入240万元的成本,而这一数字足以让杨洪动心将费用投至自主研发领域。

“翰林曾认为,我们在5年内不可能超越他们,为了赌那口气,我们开始了自己的规划和布局。”杨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翰林的合作,让易博士走上了自主品牌之路。

软件功底深厚的杨洪,立刻在研发易博士时显现了其独到之处:他并不迷信业内推崇的e-ink(电子墨水)。

当时电子阅读器的热点不在电子书,而在数字报纸,要推广数字报纸,设备的价格则不能高于1500元。如采用价格昂贵的e-ink,则无法降低成本。杨洪选择了TMD屏幕,显示效果同样优质,但成本却可控控制在1500元内。

2006年,杨洪将阅读器的内容从狭窄的电子书概念引向了书、报、刊,拓展了电子阅读的领域。与《广州日报》深度合作、推出中国第一个移动数字报。

金蟾软件曾动用公司三分之一的资源于《广州日报》移动数字报项目,数年来坚持每日更新。“报纸的习惯性阅读,可以提高用户的黏性。”细心的杨洪早已将视线从设备本身转向了用户体验,“电子阅读器是解决人类对阅读舒适度需求的装置,舒适度包括显示、内容和获取内容的方法等。”

至2007年底,电子书行业“南金蟾,北津科”的格局形成。

版权银行新概念“电子阅读器的灵魂,是内容。”杨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火热的电子阅读器市场,并没有为传统出版业带来合适的商业模式,“传统出版者并未对数字化出版做好内容的准备。虽然传统出版内容的数字化已完成,但缺乏内容资源产品化,进而商品化。”

销售一个带有5000册正版图书的电子阅读器,相当于一次5000册正版图书的数字出版。一本正版书20码洋(传统出版业以码洋计算其业务额度)的定价并不过分,5000册书相当于10万码洋的出版。而版权权利人的一般版税为8%-15%,如按10%的中间值算,权利人在这次数字出版中所得到的版税应为1万元。那么售价仅千余元的电子阅读器,何以承担万元的版税?

“这一过程存在操作不规范或盗版行为。”杨洪认为商业逐利是部分设备商破坏定价原则和用者付费原则的根本原因,“设备商以贱卖内容获取装置的利益,对于整个电子书行业而言,也许是一种悲哀。”

杨洪认为数字内容的商业模式应是一次编辑,多次营销。

电子书应细分为大众、分众和小众市场进行收费。出版新书时,出版商可将电子版的定价与纸书相同,小众消费者意味着那些在纸书发行同时愿意看到电子版的人群;经过数月销售、即将下架的图书,则对应第二批看电子书的分众消费者,电子书定价应为纸书的1/5-1/3;而一年后,当该书近乎被人遗忘时,则应让用户能够以低廉的价格得到其应有的内容,如降至1元,甚至低于1元,此时就会有大量的人购买,与之对应的是大众市场。

杨洪的构想并不止步于此。

“只有理顺内容的使用者与经营者之间的关系以及内容拥有者与经营者之间的关系,电子阅读器行业才能真正发展壮大。”为此,杨洪提出了“类淘宝平台”与“版权银行”的概念。

“类淘宝平台”实际上是杨洪对金蟾在2008年9月推出的EPOST资讯运营平台的一个形象比喻:各种版权拥有者在金蟾的EPOST平台上开设各自的、类似淘宝网店的“小店”,从而实现其与用户之间的对接。而“版权银行”则用以简化电子阅读器厂商与版权拥有者合作时的复杂环节。杨洪介绍道:“个人作者(即著作权人)相当于储户,他把版权放到了银行,获取利息,即版税。而版权的价值由‘银行家们’来开发经营,版权的拥有者和使用者都能获得相应的回报,从而使产业链实现良性循环。”

“当阅读器设备商不用考虑阅读器品牌,阅读器生产厂家不用考虑内容时,这个产业才能真正健康发展。”杨洪意味深长地笑笑。

挂号平台

名医汇

网上预约挂号合作